小说

尽情阅读


沉沦淫欲的娇躯5




沉沦淫欲的娇躯


字数:7036


第5章

「真美的……」即使是玩弄过无数的女人,在解开周雨娜白色的蕾丝胸罩后,常盛还是不禁的发出赞叹。彭岚虽然有着硕大的,但她主要的优势是那丰腴的臀部,周雨娜的比彭岚更稍微挺翘一些。张璐虽然有着异于同龄人的洁白柔软的,但她的优势是娇嫩的皮肤和健康的长腿,尺寸方面还略略有些不及彭岚。

上一次发出这样的惊叹,应该还是他四年前玩弄的一位小学女教师,高高盘起的发髻和无框眼镜,衬托出同样优雅的气质。因为和丈夫结婚三年还未生出小孩而正和丈夫闹矛盾,被他趁虚而入……无论是她的家中还是上课的教室,都留下了她无数淫荡的汁水。从职业的衬衣中掏出来的硕大双峰,粉嫩而挺翘,乳房上沾满因为长时间跪坐着为男人 而从嘴角处流出滴落的汁液,从男人的视角居高临下的看来,粗大的肉棒在鲜艳的红唇间进进出出,两粒在空气中鼓胀的挺立着,盈盈欲坠,那丈夫怜香惜玉的保护的乳首间尽是男人留下的牙齿印记
常盛含住周雨娜一只,用力吮吸,向外拉扯着。

顿时,周雨娜的头向后仰起,眉头紧皱,牙齿咬住了下嘴唇,但随即,她又张开了眼睛,双手开始推耸着男人。

「 啊!不行,不行!放开我,快放开我!」「如此美丽的太太,却有着极度敏感的肉体,莫非是先生在家疼爱你的次数太少了么。」常盛又转而攻击另一只,「太太以后就做我的女人吧,以太太你这样的容貌和气质,我一定会天天干你的。」常盛将周雨娜扑倒在沙发上。

周雨娜开始剧烈的挣扎着,她弯起一只脚,用力踢开男人的上身,趁着间隙一下逃开去。

「对不起,我要走了。今天的事我就当做没发生……」「 嘿嘿,太太别说这样的话了,我还没玩够太太那美丽的呢……」常盛搓了搓肉棒的顶端,继续向周雨娜逼近。

「如果你再碰我一下,我就死给你看!」周雨娜从头上拿下一根发卡,顶在喉咙处,眼中透着一丝坚决,那秀丽的脸庞上虽然浮现出愤怒的表情,可却依然那么吸引男人的目光。

「哦?」常盛停在了周雨娜面前一步的地方,并没有继续逼近,「啧啧,太太真是像极我以前的一个女人,她是一位小学老师,最开始她也是像太太你一样说什么不会对不起老公,会死在我面前之类的话……嘿嘿,不过谁会想到,没过多久,她就会像最下贱的奴一样,赤裸的跪在她亲手迷晕的丈夫身边,翘起雪白的屁股,迎接我从身后的插入……哼,实话告诉你,我看中的女人,没有一个能逃脱被我弄上床的命运,等你将来含着我的肉棒向我求饶时,我一定会拿你今天所说的话来尽情的羞辱你,到时候你可别后悔……」
「我不会后悔的!」周雨娜紧张的盯着常盛,小心的绕开他,一只手拿起沙发上的挎包,胡乱的整了整衣服,另一只手依然抵着喉咙,就这样匆匆忙忙的跑了出去……身后却传来了男人隐约的声音……

「哼,那希望你和你丈夫去监狱里探视你继子的时候,也会这么坚决!」

陈松剧烈的喘着气。不一会,他就恢复了过来,清理完地板后,他又坐回了电脑前,按照那个评论留下的QQ,添加为好友。

他实在无法从脑海里抹去这如此震撼的图片和文字,图片里那年轻身体的主人,正式青春洋溢的年纪,此时不应该是学校里乖乖的好学生,是男生心中校花般的梦中情人么,怎么会和继父做着这些如此之事呢,一对乳铃竟然能有如此魔力?还是有其他不为人知的原因呢……

叮咚!素人渔夫已经通过您的好友验证。

陈松高兴的跳了起来,赶紧打起字来。

「您好!我看到您购买了一对乳铃,我想向您了解一下使用的情形!」「我只是代一位朋友发的评论,乳铃并非是我本人使用。」「哦,那您了解您朋友的使用情况吗?效果如何,是不是骗人的啊」「根据他的使用情况,这效果肯定是有的,而且可以说非常令人吃惊。对已婚人妻来说,是百试百灵,屡试不爽……无论是多么清纯的少妇,无论是多么贞洁的人妻,只要尝过了这乳铃的滋味……就再也忘不掉这销魂的滋味了,到时候,还不是任你予索予取……对清纯少女,也是极有效果,即使是未经人事的处女,使用后也会出现喷乳和高潮。」「嘿嘿,既然您说有效,那小弟我也弄一个回来玩玩。」「顺便提醒你一句,这玩意可不推荐对女朋友使用……除非你不介意你女朋友变成变态狂……」陈松一愣,但随即眼睛珠子一转。

「我看那评论的内容,似乎您朋友是对自己的继女使用啊,他可真强!我有个相当正点的继母,可却有贼心没贼胆,只是偶尔拿她照片出来打手枪……嘿嘿。」

「真是没有用,这么好的资源不会享受,如果我是你,一定把她弄上手,想想看,表面上有着优雅气质的端庄少妇,一面受着继母身份的伦理折磨,一面忍着强烈欲的煎熬,半推半就之下,褪去全身衣物,背着他深爱的老公,爬上柔软洁白的大床,在她继子的面前翘起丰腴的美臀,任由那迷人深邃的沟壑曝露在空气中,等待硕大肉棒的征伐……」啪!陈松的脑海里似乎有什么东西碎了,陌生人的话让他心中一怔,把继母周雨娜弄上床?天啊,只是想想就恨不得要射精了,那饱满鼓胀的乳房,浑圆修长的美腿,高高翘起的臀部,幽深的沟壑…

安静的轿车在路上稳健的行驶着。

杨婷婷驾着车,忽然望了望着副驾驶的少女。

「发生什么事了,璐璐,和爸爸吵架了,来投奔你妈妈?」望着窗外风景的少女,轻轻的摇了摇头。

「杨姨,你有过那种经历吗?一夜之间,原本你相信的东西,都变成了虚假,生活中似乎没有任何好留恋的地方?」「小丫头,你在说什么呢,小小年纪却一副世事沧桑的模样,」杨婷婷笑了笑,「你现在还小,无论碰到什么忧愁,将来都会解决的。」张璐沉默了下去,继续望着窗外发呆。

杨婷婷顿了顿,她奇怪的看了一眼张璐,似乎是看到了她露出衣服外面的手腕上的一道道被绳索勒出的印痕,这……

一阵手机铃声。

张璐看了看手机屏幕,浑身一震,犹豫了好久,终于接听了电话,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显得十分生气,让坐在旁边的杨婷婷都完全听到了电话的内容。
「如果15分钟内还不出现在我面前,我会让你今天一晚上都睡不了觉!」车厢内陷入了短暂的尴尬。

最终,还是张璐先开口。

「别告诉我妈妈,好吗?」「这……发生什么事?你继父,对你……不好吗?」杨婷婷稳了稳心神,她怎么会想到张璐有着一个如此好色的继父,好色到如此下流的地步,想要把一对母女给一锅端了。

「我不想说,别逼我……」车厢内继续沉默了下去。一直到了张璐的家。
张璐走下车,没有回头,她在门口停了停,最终还是走了进去。

过了一会,杨婷婷看张璐家没什么动静,就离开了。可回去的路上,她心里却不那么平静,不安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张璐还是个孩子。如果董事长知道了她女儿被继父虐待的事情会是什么反应……

男人冷冷的望着站在门口的少女。

「脱!」少女的身体一震。她狠狠的瞪着男人,强壮的身体裸露着,下体那邪恶的硬物高耸着……没坚持多久,少女就迫于男人的淫威低下了头,双手开始解开衬衣的纽扣……

雪白的身体露在空气中……

夕阳西下,斜射进房间内。

宽敞的客厅内被夕阳照射出一副淫靡的景象。

「妈妈就要回来了,别被她看见……」「我不喜欢你说这样的话,赶紧含进去吧……你昨天晚上不是做的很好吗?」粗壮的肉棒抵在少女的娇唇,试图撬开少女紧咬的牙关。坚硬的肉棒有着火热的触感,但依然没有去除张璐心中的犹豫。毕竟,这根被要求进行吸舔的肉棒布满了从马眼处流出的汁液。

这个被张璐称为继父的男人,在光天化日之下,强迫女儿用嘴巴从这根被其他女人刺激的就要爆炸的肉棒之中吸出腥浓的精液。

常盛坐在沙发上,双腿大大咧咧的分开。一具洁白柔软的赤裸身体跪伏在他双腿之间。

一只手扶着阳具,一只手按着张璐的头,轻轻重重的顶着牙齿,曾柔的牙齿被顶得生疼,而那阳具却依然坚硬和火热。

张璐的双手撑在地板上,支撑着上身,所以没法去推开继父的肉棒。在继父的强势进攻之下,她没有反抗的余地。双唇渐渐失去紧闭的力量,继父的肉棒已经冲入嘴唇和牙齿之间的地带,她嘴里已经品尝到雄征服者气味。

男人望着继女以臣服的姿势,咬着粗大的肉棒。肉棒顶部的龟头因为充血而变得敏感,而此刻却即将被还是处女的继女用舌尖熨烫着,坚硬的肉棒时刻准备着塞进进继女的嘴里,以满足他变态的乐趣。

全身赤裸的女儿,和被操干的瘫软的母亲,在外面分别是学校里品学兼优的乖学生,和单位里温柔贤淑的干练丽人,在家里却变成吮吸继父肉棒的变态狂和沉迷于爱的淫妇。

男人沉浸在幻想的霪欲中。

张璐艰难的仰起脖子,才能够着继父的肉棒,感觉着有些松动的牙关,继父的脸上稍稍露出了满足和得意的表情。但他继续用大力的冲击来洗涤着女儿的羞耻感和伦理心。

马眼分泌出了咸涩的液汁,龟头上还有精液的味道,阳具的身体和根部是她流出的口水,张璐明白,她即将会变得十分熟悉这种味道,在未来的不远的日子里,每天放学回家,她都会被强迫品尝这种味道。这强烈的味道会刺激着味蕾,会让大量的唾液随着吞吐肉棒而带了出来,滴落到地板上。

年方花季的少女即将在继父的淫威下,完成她又一次的背德情事,已经被迫与男朋友结束关系,此刻却跪在继父的面前,即将用嘴巴生涩的技巧,熨烫着鲜红的龟头。

男人开始用手指玩弄曝露在空气中的,少女的正是敏感的时候,继父粗糙的手指温柔的错捏着那两粒相思红豆,异样的感觉从处扩撒开来,全身散发出感的潮红。

「真是像极了你母亲,有着敏感而淫荡的肉体,如果便宜了外人真是作孽的行为,如果你愿意和母亲一起服侍我,我一定会让你快乐到极点。」我的拒绝有用吗,张璐悲哀的想。

噗!

终于,已经发酸的下颚终究失去了紧咬的力气。再一次,继父的肉棒穿过了牙齿的防线,几乎顶穿了张璐的喉咙。

美丽的眼眶中流出了泪水……

第6章

天色渐渐暗了起来。

此刻,处理完一天的公务的彭岚,正在回家的路中。虽然以开会为借口已经让秘书杨婷婷将张璐送回家,但母女两见面的尴尬却是始终要面对的。

如果在常盛面前,这样的尴尬就会减少很多,总比两人单独见面要好得多。
在女儿面前被操干,还达到高潮。那羞耻的场景,即使是事后回想,都会让人脸红的发烫……

忽然,一阵电话声,将彭岚的思绪拉回来。

「您好!请问您是张璐的母亲吗?」

一个温柔的女声小心翼翼的从电话里传来。

「对,请问您是……」

「我姓周,是张璐同学陈松的母亲……我想和您谈谈,可以吗?」

宽大而昏暗的客厅内不知道什么时候架起了一部摄像机,黑洞洞的镜头中仿佛透出了无数道贪婪的目光。

张璐依然跪在地上,但却被要求用手用力分开高高的翘起屁股,身后继父那格外热烈的目光刺得她阵阵发抖。真是奇怪,虽然只是被看,可她分明感到腔道内的汁水已经渐渐不受控制,似乎就要溢出来。而她自己都没有想到,在黑洞洞的镜头前,身体居然会变得如此敏感,和昨晚的感觉一样……仿佛那镜头后面有着无数道刺眼的目光投向自己,从清纯的面容到洁白的脖颈,从挺翘的玉乳到纤细的腰肢,从浑圆的大腿到纤细的脚踝,欣赏着、品味着、幻想着自己洁白的肉体的每一个角落。最后,这些目光会汇集到她双腿之间,会宛如刀子般盯着那从幽深,期待着那粉嫩的腔道中流出那些羞耻的爱液……

离继父进入她的房间,还不到24个小时,可张璐的世界已经坍塌了。昨晚继父扑上了她的床,她看到了继父那根恶魔般邪恶的硬物。在面临继父的强奸时,她苦苦哀求,甚至提出以献出身体的全部来保住自己的处女之身。

不知道是她的幸运还是她的不幸,继父虽然答应了她的要求,但她却从继父那贪婪的眼神中看到了自己的未来。

自己或许是永远也无法逃离继父的魔掌,自己唯一需要做的,就是在他需要的任何时候,成为他发泄欲望的工具。或许,自己也会从中获得异样的快感……
但她依然还存在幻想,她心底还有着一个人的身影。她希望能将自己的处女之身——自己唯一还纯洁着东西,献给那个喜欢自己的男生,那个有些小坏,但对自己还算不错的男生。

但是当她面对面见到他时,她发现自己错了,经过了那样下贱的事情,那被恶魔罪恶的汁液洗涤过的身体,怎么可能还有纯洁可言?她无法启齿。而一个如此肮脏的身体,又怎么配得上一个真心喜欢自己的男生?

她提出了分手。

或许,只有这样,才能保护自己留在他心中的一分纯洁吧。

「既然昨天已经尝过了乳铃和跨绳两样宝贝,今天就该尝尝我的第三样宝贝了。」

常盛拿起旁边的一只大盆,盆内盛放着不知名的乳白液体,在那液体之中,一串散发着乌黑光泽的珍珠静静的躺着。

似乎是想起乳铃和跨绳的恐怖滋味,没有被蒙上眼睛的张璐扭头望去。继父从那盆里拿出了一串黑色的珍珠项链,那珍珠一粒粒大小不一,上面覆盖着奇怪的纹路,珍珠似乎是按照大小顺利排列着,最小的有着弹珠大小,最大的有着乒乓球大小,更奇怪的是,那项链十分的长,在最小的珍珠的那一端,还有一个拉环。

「这药水可是非常昂贵,演艺圈内的很多女明星都离不开这东西,当年感艳星麦当娜也很喜爱使用,可惜她使用这种药水过量,去世了。我这盆药水本来是按照你母亲那种淫荡的体质配置的,现在用在你身上,可得好好享受啊……嘿嘿……」

处女鲜红的后庭处,像婴儿呼吸般,一张一合,细腻的嫩肉在夹缝中若隐若现。

张璐有些不好的预感。

噗!

张璐还没反应过来,但下一刻,她就知道了这串项链的用处。那哪是什么项链!

屁眼珠。文雅点,叫后庭珠。

按照从大到小的顺序,将珍珠一粒一粒的塞入女人的屁股眼,直到女人受不了为止。被塞入体内的珍珠上的纹路摩擦着肠道腔壁,带给女人的侵入感十分明显。随着珍珠的进入,那盆昂贵的浣肠液,被蠕动的珍珠涂满腔壁,随即被身体所吸收。这些浣肠液会让受用者成瘾,因为带有毒品质,所以一直被明文禁止使用。

虽然还是处女,可常盛却没有丝毫的怜香惜玉,张璐凭借着年轻身体拥有的令人惊讶的耐受力,承受着初期的不适感。

每一粒珍珠被塞入,后庭的括约肌就会自动夹紧,直到最后一枚珍珠被塞入除了发出诱人的呻吟,张璐的小腹也微微涨了起来。

让清纯美丽的少女那赤裸的娇躯变得如此邪恶,让纯洁的天使变成了下贱的魔鬼。任何看到这样场面的人,都会觉得做出这样事情的男人应该下地狱。
珍珠在体内碰撞着,摩擦着,剧烈的药水从肠道的腔壁渗透到身体的各个部位。

依然是四肢着地的跪着的姿势,肉体却不安的扭动起来,也许是药水的作用柔软的肉体开始局部痉挛,花径口涌出了大量的乳白汁液。

随着药物效果的扩散,初期的不适感很快就过去了。粗糙又滑腻的感觉,紧密又充实的感觉,不断冲击着她的子宫,浑身的肌肉反复痉挛着,反抗的力气却在不断失去。

啪!

继父的手掌拍在屁股上,带起一阵阵臀浪。诱人的景象让人发狂。

啊!

真在抵抗肉体痉挛的少女,一不留神,居然发出了第一声呻吟。欲望一旦缺口被打开,汹涌的洪水就再也堵不住了。房间内顿时响起了销魂的淫叫声。
肉体的痉挛让双手无法再支撑了,上身无力的瘫软,匍匐下去,可屁股却依然高高翘起。

越来越强的焦虑感,让张璐不由自主的开始晃动着屁股,随着痉挛的大面积散开,晃动的幅度也开始增大。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汗水渐渐布满了张璐全身,药效依然没有过去,自肠道而扩撒至全身的痉挛依然持续,身体内积累的十分高涨欲望四处冲撞,都急于寻找一个宣泄的出口。

花心深处,仿佛烧开的水一般,随着肉体的痉挛,一股一股的向外喷洒着汁水。

快感一步一步的侵蚀着张璐的理智,在镜头的刺激下,被人观看而引起的羞耻心被欲望反复冲刷着,脑海之中,继父那根粗壮肉棒的模样越来越清晰。
「你一定会爱上这种感觉的。」

男人炙热的目光紧紧盯着张璐的屁股眼,「没有女人会例外。摄像机镜头会清楚记录下你此刻的表情,继承自你母亲的体质会让你迷失在被拍摄迷幻感中,那在欲望和理智中挣扎的过程会完整的呈现在你脸上,嘿嘿,想象一下吧,镜头的那一端会有无数的眼睛盯着你看,他们不会放过你身体的每一寸地方,嘴唇,,屁眼都会是被重点照顾的地方,你会成为他们心中最下贱的女人……」
屁股眼的秘密被很多男人所忽略,屁股眼被插入、被玩弄,会让女人羞耻,同时也会产生一种献身的快乐,对于处女来说,这是非常有效的武器。玩弄屁股眼的行为会让处女也体会到被抽插的感觉,会特别容易让女人臣服,从而产生被征服感。来自人类最原始的寻找强者交的欲望会驱使着女人一步一步沦陷,心甘情愿的向征服者献出自己美妙感的肉体。

撕开女人外表,将女人内心的羞耻心完全挖掘出来,让女人在极度羞耻的情形下被快感阻击,会产生在天堂与地狱中徘徊的错觉,会让女人对施暴者产生依赖和顺从。这是男人玩弄女人的秘密武器。

药物的效力大约在1个小时之后达到顶峰。

张璐的身体仿佛已经不受控制,随着屁股的晃动,一些液体也略略渗出。括约肌已经渐渐无力起来。

这时,又是一次强烈的痉挛被引发,让括约肌产生一阵有力的紧缩。

就是此刻!

只听继父嘿嘿一笑,那串魔鬼的屁眼珠瞬间被猛地全部拉出!汁液飞扬!
啊,啊!

高亢感的叫声陡然而起,似乎邻居都能听到的声音。

少女的呻吟戛然而止,上身高高扬起,屁股缝里随即喷射出一股异样的汁水射的又远又高,汁水喷射完毕后,上身又重重跌落到地上。

身体撕裂的痛苦,欲望宣泄的快乐。痛苦与快乐之间,实在说不清,道不明。

巨大的刺激让少女的神经无法承受。

「我是一个淫乱的女人。」

少女的灵魂在那瞬间脱离了肉体。在她昏死过去前,脑海中却像电影般回放出了她第一次见到这个她称为继父的男人时的一些镜头。

放学回家走到楼下时,父母卧室窗帘忽然被拉开,一具女人的肉体猛的被按在玻璃上。

有着一头长长黑发的女人,被一条黑布绑住了眼睛,赤裸的上半身弯曲着,臀部向后高高的翘起,女人的双手扶着落地玻璃,以免自己的身体跌倒。

女人上身露出丰满的双乳,又白又嫩,随着身体的晃动而前后晃动着。女人的表情似乎很痛苦,咬着嘴角。

她看到了女人的脚踝处似乎有着一条白色的内裤,而身后似乎还有一个黑影。

那个黑影将女人的一只手臂拉向后方,不断撞击着女人的臀部。而女人的表情似乎更痛苦了,腰肢也开始扭动,硕大的被压向落地玻璃。

这个镜头在她记忆中永远定格了。那仿佛最下流的 中的强奸镜头的,就是她对第一次接触这个现在让他欲仙欲死的男人的记忆。

附带1-6附件下载
附件
(23.83 KB)


上一篇:小莉的秘密—妈妈的情债作者caoking
下一篇:五月的记忆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