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尽情阅读


东窗事发


第二天天微亮,巴利便匆匆忙忙地离开了,走之前还不忘将宁雨昔恢复原状,让宁雨昔被蹂躏整晚而显得红肿的两个穴又再度被假阳具塞满。
直到安碧如来到,解释她因为一时贪睡而误了师姐,寻求原谅时,宁雨昔仍在想着昨夜发生的事。
虽然是阴错阳差,也是被趁人之危,但是淋漓尽致的性爱却让她有说不出的快意;当年在外行走时曾闻被淫贼侵犯的女性在事后倾心的,自己当时感慨世风日下,然而昨夜的事却让她有些了解当事人的心情,淫药入体加上高超的性爱技巧,实在会让人忍不住沉沦,让人忘记爱与欲的区别。
对于巴利这始作俑者,宁雨昔虽恼怒他轻薄自己,却也没带多少恨意,原先对他强奸自己的怨气,早在他一次又一次的冲刺中烟消云散,当然也是因为这些天被淫药折腾的苦了,累积的欲望一下就被男人释放了出来,在忘我的欢愉中还陪巴利说了好些胡话,现在想起来都觉得羞愧,和林三的柔情蜜语相比,这种咄咄逼人的淫言浪语竟是别有一番滋味,林三和这色胆包天的家伙相比,果然还是只能称作小贼。
唉,宁雨昔,你可是失了清白,怎可像个荡妇一般回味,难道还想一错再错不成?罢!回家练剑吧!
安碧如告别了宁雨昔,又到了另外一间厢房,打开房门进去便闻到了腥味,并传来女性吞咽物品的呻吟声,安碧如不以为意的笑道:“喀喀,我才走了一会儿,怎幺你们又来劲了!”
赫然一看,原来是一名女性正在帮两名男子口交,看见她熟练的技巧以及眼中对阳具浓浓的痴态,任谁也想不到她是大华尊贵的二公主-秦仙儿。
“妖精你不知道啊,刚才公子来炫耀他跟宁师傅的事,骚的我们心都痒了,要不是为了等你,早就已经干起来了!”
男子话说的直接,安碧如却不生气,直接退去了衣物,接过了秦仙儿一半的活,将男人巨粗的肉棒夹在丰满的乳房中磨蹭了起来,边说道:“看你们的样子是对我师姐贼心不死,都给你们玩过一遍了还不放过她?”
另一名被秦仙儿服侍的男子开口道:“谁叫你们都是美艳的花朵,让我们一见到就想浇灌,让你们变得更美!”
安秦二人听了这话,脸色不觉一红,这种奉承中又带有暗示的语言,是除去肉欲之外对她们最大的吸引,郝大等人除了性功能强大外,话也说的好听,才能让她们更加配合,原先不喜欢口交的秦仙儿也被他们调教的技巧娴熟,可见一斑。
秦仙儿此时吐出了阳具说道:“说的那幺好听,还不是要对我师叔不轨!”
男人闻言一笑,旋即将秦仙儿压在身下,将阳具顶在早已湿漉漉的阴道口,说道:“浇花的时候到了。”
一声畅快的喊叫,让安碧如停下了动作,带着情欲的眼眸看着男人说道:“我们也开始吧!”
在隔壁正补眠的巴利听见男女交合的呻吟,暗骂道:“这些发情的狗男女,还不让人睡觉了!”
回到林宅的宁雨昔练了一会剑,旋即不敌睡意的回房睡去,醒来已经是午后了。
简单了吃了一些东西,又拿起了先前未看完的小说来读,只是一看便想起昨夜的事和前些日子的梦,又是一阵心烦意乱,正当想找些其他事情做,俏皮的声音便远远的传过来。
『是香君!』平时听见这充满元气的叫声,宁雨昔是好气又好笑,只是今日却慌了,昨夜才和她未婚夫做了那苟且之事,现在怎幺能平心静气的见她?然而此时已经躲之不及,只得强自露出微笑道:“香君你怎幺来了?怎不去多陪陪你未来的夫君?”
李香君挽着宁雨昔的一只胳臂,小脸带着些许怒气道:“师傅,你不知道巴利好讨厌,今天人家找他去逛街,他竟然说他很困,都不知道他昨天去哪胡混了!”
宁雨昔顿时哑口无言,总不能说你未婚夫强奸我整晚,所以才会那幺累吧!
只得温言劝道:“男人在结婚前总是会有些贪玩,你都要嫁人了,就多担待些,不然人家可是会讨厌你的!”
听见这话的李香君双眼直盯着宁雨昔看,本有些心虚的宁雨昔闪躲她审视的目光,边说道:“你怎幺这样盯着我瞧,看的我怪不好意思的!”
李香君随之一笑,整个人扑在宁雨昔身上,笑道:“我还以为师傅不喜欢我和巴利在一起,今天听到这话我就放心了!嗯?师傅,你身上有怪味。”


上一篇:境地之门
下一篇:百花谷